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山村乐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山村乐事
柴云美懒懒的倚在我怀里,一脸的疲倦。 ? ? “真好!你这骚主任,我都被你搞死了嘛。”她任凭我的禄山之爪侵袭着她的奶子。 ? ? “舒服吗?你的好紧啊,我都被你榨干了啊,小浪蹄子。” ? ? “坏东西,好硬的东西,好久没被日了。”女人的手又在我疲软的下体挘动着。 ? ? “你老公不日你?这麽紧的逼不日那是他的无知。”我故意挑起她的往事。 ? ? “你…你日了人家的逼…还卖乖!休提他,我要不是他能被你随便操吗?”女人一脸的不高兴。 ? ? “哦,对不起啊。我…我以爲你老公…对不起啊。”我加紧手的抓捏,仍然挑逗着她的双峰。 ? ? “我…你说我漂亮吗?爲什麽不日我反倒和那个女人亲热…我哪点输给她啊?”女人似乎很生气,胸脯在我手中起伏。 ? ? “你很美,身材又好,我要是你老公天天日你还不够呢,怎麽了?”我在她耳边吐气诱惑着她。 ? ? “别…你知道他怎样对我吗?…呜呜…我得了性病!我要报复他…所以我开始玩世不恭…他居然在自己家里干女人…那麽老…还换着姿势的干…” ? ? “啊?真是的,这麽好的老婆不要”我发现她身体有了僵硬,继续挑逗着她。 ? ? “是啊…嗯…他叫那女人唆他…因爲我没有唆过他的…嗯…好硬啊…我给你唆”女人近似呻吟的说着,挣脱我的抚摸,蹲下身子,张嘴就含住了我勃起的鸡巴,开始上下含动起来。 ? ? “啊…云美…他不要你我要…嗯…好舒服…”我兴奋的不行,站直了用力按住她的头伴随着龟头和棒体的被牙齿刺激的快感次次深深的顶着她的舌她的咽喉,让她不住的干咳起来。所有的欲念都在爬升,终于在她嘴里一泻而出… … ? ?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农村的气息真是醉人,浓重的土壤的味道常让我踏上乡间的小路,与学童嬉戏与村民交流,回到医院我找尽一切机会倘佯在白玲和柴云美的肉体之间,齐乐融融。我忘记乐自己在乡下忘记了自己只有2个月的时间。快乐的日子总难以发觉它的飞逝,转眼来乡下已经个半月了,依旧处理疑难的病例,平时信马由缰的晃荡于个科室间,没有归家的渴望,谁说不是?快活的日子谁不想多拥有一点? ? ? 一个焦燥的下午,天气很是闷热,知了叫得人更加的烦躁,并且要命的是居然停电了。摇摆着一本书,没有任何的凉意。开始骂乡下的艰苦骂该死的天气了,这时候楼道内一阵喧哗,很多人的声音夹杂着急迫一阵阵闯入耳鼓。 “刘主任…刘主任,来急诊了,病情好重。”值班护士鬼样的叫喊着。 ? ? 我赶忙奔向病房,一大群人围在不大的病房里,床上躺着个脸色好差,痛苦的变形的女人,年龄48岁。我详细问了病史,原来是自己在自家池塘里抓鱼摔倒在小木船上,被船档扛在了左侧腰部。护士量了血压已经很弱,在家就解了血尿了。可能是肾挫伤,我马上叫护士开了两组通道,维持血压。边让亲属来签病危通知,很久都没有人过来,原来病人丈夫出外打工,儿女都不在身边,只得和她旁系亲属说明病情同时请求院长要电。电来了,趁着人多七手八脚的擡着做B超验血,真的是肾破裂啊。务必急诊手术…当从台子上下来已经是午夜了,疲倦的交代了相关事项,沈沈睡去。 ? ? 第二天查房时发现病妇已经醒了很虚弱,面色蜡黄,血压正常了。而床边多了一个人,从我第一眼看见我就无心再做其他的事情,美!那人是个女人,身高有1米7 左右,长发圆脸,而身材更是无可挑剔。胸是胸臀是臀,绝对的一个时髦女孩。前凸后翘惹人心跳,“请问医生我妈病情怎麽样?”在我走出病房时女孩跟进了值班室,所有的医生都侧目过来,女孩脸腾地红了,仿佛是个苹果,皮肤可以弹出水来。 ? ? “你是病人的什麽人?是你妈妈?”我问了半句发现自己弱智了就赶紧改口。 ? ? “我妈妈,她病情重吗?”女孩跟站在我身边。 ? ? “是啊,没有脱离危险期。相当的危险,再者病人身边不能离人,有什麽异常随时找我们。”我盯着女孩,就是在我工作的城市好像也难以发现比她更美的女人。 ? ? “求你们一定要救我妈妈”女孩对着所有的医生说。 ? ? “你放心,刘主任是市里来的专家,有他在应该没有事情的。”旁边小韩医生接话说着。 ? ? “不是这样说”我看了一眼小韩医生,“血已经止住了,病肾已经切除,主要看健侧肾代偿能力,这就靠你妈妈的体质了。” ? ? “刘主任…求您了!一定要救我妈妈啊,她假如…呜呜…”女孩忽闪的美目开始湿润,眼光中满是期待。 ? ? 我艰难的从她脸上移开眼睛的余光,这麽凄美的情景这麽美丽的姑娘,梨花带雨的含义我终于懂得了。我快速的离开了病房,耳鼓里只有一个声音传来“主任,我求您了救我妈妈!” ? ? … … ? ? 我独自呆在科室,已经下班了,医护们忙着回家,而我,孤单的逗留在病房的隔壁,这麽严重的病人居然没有人,不,没有医生的观察,要是在我的医院,我绝对不容许他们的默然。 ? ? 我久久的不能平静下来,乡下的观念居然如此的默然,哎! ? ? 我再度步进病房,女人紧闭着双眼显得那麽的憔悴和无力。那小女孩伏在床头批落的散发给人一片流畅的黑影,而玲珑的身材在微弱的起伏着,我侧面的观察着小女孩,不,是在偷窥着。夏的热量让女孩穿的很简单,那突兀的胸脯包裹在紧身的小褂内,因爲匍匐着身体,背后敞开一抹白净的肌肤来,没有皮屑只有柔滑,细腰被短裙遮掩的更加细腻。 ? ? 我慢慢移近床头隔着女孩伸手探在病床女人的脉上,开始搏动有力了。或许空间的狭小让女孩感觉到我喷火的热量,“啊…主任你来了…”,女孩一缩腰离开了我的抵触。 ? ? 我步出了病房,猛跳的心脏开始慢了下来。 ? ? “主任…我妈怎样啊?”就在身后甜甜而又焦灼的话语传来。 ? ? “嗯…会好的。”我盯着她,除了这句还能说什麽? ? ? “感谢主任…我会报答您的…”女孩盯着我,目光那样的诚恳。 ? ? “有什麽可以谢谢的,这是我的职责啊,有什麽异常就通知我吧。”我逃离了,是怕按耐不住骚动的心吓着了这个女孩。 ? ? …??… ? ? 一个傍晚,女人已经清醒的夏夜,女孩拉着我步进了医院后面的树林。这些天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我开始知道女孩叫刘艳,是个养女,也就是遗腹子,她妈妈带着肚子和她继父结合了,带来了灾难,男人知道真相后不再娇惯女孩,而且当着她妈妈的面带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女孩的童年是在女人和男人的喘息中度过的。 ? ? “主任…我好苦啊”女孩进入树林后一转身扑进我的怀抱开始抽泣,我的胸顶着女孩的柔软的颤动。 ? ? “不哭了啊,你妈妈好了。”我一把将她箍紧,任凭女孩抖动的胸摩擦着我的胸口,柔软的躯体如团棉絮抵着我。 ? ? “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您啊…你压痛我了。”女孩的柔软给了我勃起的欲望,下体坚硬的抵在她的胯间,她肯定感受到了如蜂锥般的躲开了我的身体。 ? ? 满鼻的香气将我迷惑,我哪顾她的挣扎再度拉近她我的距离,再度抵在她的胯间,开始使着暗力,女孩也无力的任凭着我似乎无意的压迫。 ? ? 树林外一团阳光弥漫着暧昧的光环,除了知了的拼命嘶叫外一切都静悄悄的,我的唇已经爬上了她的耳垂,彼此的喘息跌宕在耳鼓。 ? ? “放心,你妈妈会好的,我会尽力的。”我在她耳边吹着气,女孩的身体开始软了,我看见她的杏目开始朦胧,渐渐的闭上了,我的舌探进她的口内,舌在她试探了几次后慢慢的被她扣住,唾液开始咂咂有声起来。 ? ? 我忘了一切,脑海里空白一片,我紧箍着她的头,彼此的舌在交织在盘旋。我意乱情迷,手攀上了两座高峰,柔软细腻的感觉刺激着我更硬了,我探进她的奶罩,那对大乳犹如跳兔在我掌心激荡奔跑。 ? ? “啊…不…这怎麽可以…嗯…” ? ? “我喜欢你,宝贝,来我摸摸”我在她耳边继续吹气。 ? ? “嗯…不…我不要…嗯…” ? ? “你是我的…这是缘分…我要你…报答我!” ? ? “嗯…痒…啊…我受不了…了…啊…”女孩身体开始僵硬,下体绷得紧紧的。 ? ? “我想你…想你…”我继续在她耳边灌药。 ? ? 我的手脱离了兔子的拥抱,沿着笔直柔软的脊梁滑在那后凸的臀上,不老实的捏抓着她的两个肉瓣。 ? ? “不…你…你抓痛我了。”女孩依旧挣扎,前后摇摆着丰臀,恰好让我的手游弋在两个肉瓣间。 ? ? 我开始丧失理智,肉棒开始紧抵在她短裙的胯间,双手用力的前后挤压着她的臀。 ? ? “啊…坏蛋…不要啊…我好痒…”女孩也吐气如兰。 ? ? 我的手转战到她的裙摆下,直接探入了她的股间,短小的内裤前面已经潮湿,隔着内裤我摸揉在她的土地上,传来唰唰的轻响,那是丰盛的茅草摩擦的声音,她也弯下腰并伸出手指来紧紧抓住我的手掌,我猛力的挣脱,探指进了内裤的边缘探进湿漉的缝隙里。 ? ? “不…不要啊…你不可以的…你不是我的丈夫…你没有权力进我的…呜呜…”女孩弯腰夹紧双腿企图挣脱我的魔爪。 ? ? “我就是喜欢你…都出水了…今天我来做你丈夫…我会让你舒服…”我猛吼一声将她掀翻在草地上,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掏出坚硬的鸡巴让她看个够,女孩看了一眼我搏跳着的硬物,脸红的如朝霞,羞涩的赶紧闭上了眼睛。 ? ? 我压在她的身上,双手箍紧她的头对着她小巧的唇强吻起来,女孩挣扎着,渐渐的开始双手紧拥在我的后背上,身体开始软了,我们相互喘着粗气疯狂的索吻着,我腾出一只手弓起腰将她的短裙掀上小腹,拽落她的内裤即使她狠狠的咬了我一口,紧紧的拉着她的内裤终不敌我的霸气将她的内裤从身上拽下。我的龟抵在毛上,一会儿滑进沟壑里在她的挣扎中滑过股沟直抵在草地上。我恨了,双手掰开她的双腿嘴紧抵在她的唇上,急促的呼吸着,一手扶着棒体对准那湿漉漉的沟壑下端一挺而入,即刻龟被一个小嘴咬紧。 ? ? “不要啊…这不可以…求您了…不可以操我的…” ? ? “我就要操进你的小逼…嗯…”我暗一用力猛地刺进了肉腔里。 ? ? “疼啊…你…坏蛋…你叫我以后…啊…”女孩被我抵进去后痛苦的摆着头,挣扎无数次后最终将我抱紧,我们紧紧的粘在了一起。 ? ? “刘艳…刘艳…我日进你的逼了…好紧好舒服…”我在她耳边低叫着再度吻着她的唇。 ? ? “嗯…不要啊…好痛啊…你叫我以后怎麽办…嗯…”女孩的粉锤开始锤打着我的后背。 ? ? “以后…以后你是我的…我娶你…我日了你就会负责的…”我只想痛快的操逼,语无伦次的说着。 ? ? “呜呜…好胀啊…你快出来啊…”女孩声音渐小,双手紧紧搂着我,我继续吻着她的耳垂,下体感觉有水润滑了,“刘艳…我喜欢你…我日了你了…”我开始缓慢的抽动着棒体,龟被甚麽紧紧的箍着,渐渐的随着我的拔出顶进去棒体开始自如的活动在腔洞中。 ? ? “嗯…你…不要了啊…好胀啊…啊…”女孩气若游丝般的呢喃着。 ? ? 我慢慢开始快速的挺动起来,身下传出“噗呲噗呲”的声响来,每一次拔出再深深的顶进去都感觉到身下柔软肉体的震颤和抖动。 ? ? “啊…你的…好粗…胀死我了…快点…痒啊…”女孩呻吟着。 ? ? “我大鸡巴粗吧…刘艳…我日着你的小逼…你的嫩逼被我操着…” ? ? “嗯…用力啊…啊…舒服…干我…” ? ? 我开始不再言语快速的抽插在洞里,越来越快,最终我按耐不住难言的刺痒狠劲的抽插了几次射出压制以久的精液全数的喷进她的洞内,激情过后我死蛇般的压在她的身上任凭棒子慢慢的被挤出她的体内,彼此的液体给我的裤前染上一大片湿渍。 ? ? …??… ? ? 女孩开始躲避我,我犹如困兽时刻找着机会一次次的将她压倒在自己的身下直至她妈妈病愈出院,再也没有见到她了。